新闻中心

薛始亨奇才豹隐

发布时间:2019-11-01 20:12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
  清康熙年间,在顺德龙江来往西樵、罗浮的路上,每年都可以看到一位鬚髯飘飘、神态高逸的道士,腰佩长剑,背挎古琴,携同一位小童及两只白鹤飘然前行。沿路的人不管识与不识,一见他们,都会兴致勃勃地叫道:“哈! 剑道人又来了! ”

  这剑道人是其时一位大名鼎鼎的奇士,姓薛,名始亨,字刚生,别号剑公、剑道人。龙江人,身世官吏世家,早年居住广州。父亲薛天植,在明朝末年做过福建闽清知县和户部主事。始亨天分卓异,五岁已无师自通地用炭条在墻壁上题诗,句子畅顺可读。十三岁学完《五经》,博学多才,才思勃发,古文诗词歌赋提笔立就,名声倾动郡邑。陈岩野曾赠他四言诗二首,中有“朗如玉映,轩若霞举。昔见其人,今闻其语。谁同卫玠?亦有杜虎。濯涔冰魂,城南无暑”等句,备极推重。明亡后,始亨奉母返乡避乱,隐居耕读二十年,于学识无所不窥,自经史、地舆、地理、医术以致堪舆、卜筮、佛道,都深得方法,自出见地。特别精熟历代典章制度,明辨兴亡治乱之理。中年今后弃儒学道,得异人教授秘籍《剑经》及古剑一柄,十分爱重,朝夕不离身,练就一手精妙的剑术,遂自号爲“剑道人”。五十岁起外出云游,常年来往西樵、罗浮之间,与奇人高士、野老牧童爲伍。性好喝酒,饮至半酣,拔剑起舞,大方高歌,浑然忘却人世何世。他品性狷介,不屑钻营生财之道,致令一贫如洗,瓢锅屡空,特别讨厌与贵人俗客往来。出名文学家朱彝尊南来时,景仰相邀,始亨知道他尽管贵爲翰林而爲人正派,才学超卓,又看在老友屈大均、陈恭尹的面上,才出山和他相见,但仅一个月即行告辞。后来朱彝尊多次再邀,始亨都没有前往。

  始亨文武双全,读书击剑之外,琴棋曲艺,绘画书法,样样俱能。所画竹石甚有奇气,颇负盛名,但容易不愿示人,达官贵人出高价求画,往往自讨没趣。他又是一位有才调的诗人,有《南枝堂诗集》传世。会集佳作甚多,风格刚毅奇瑰,脱尽庸俗。

  这裏只引録他年轻时一首游戏之作《塞上》:

  

  营开一望四郭空,阵破长驱疾雨风。

  明月汉关雄嶪嶪,暮云秋碛远蒙矇。

  旌摇重雪朝披甲,指堕寒冰夜輓弓。

  征戍每年穷塞外,惊心客处絶飞鸿。

  

  这是一首回文七律,倒过来念又是另一首七律(鸿飞絶处客心惊,北塞穷年每戍征……)。就诗而论,并不见得特别超卓,却表现驾御言语的纯熟技巧,可见作者功力的深沉。

     始亨七十岁逝世。临终前,自作《像讚》一篇:

     

  其爲人也,质直而洁清,好古而力行,闇但是不近名;其爲学也,脱略章句,含咀精英;其爲文也,本来六经,宗百氏而一家自成。方其少也,易言天下事,见爲才气纵横;及其壮也,宜若揣摩熟矣,而乃絶意仕进,率妻子而躬耕,以琴书山水陶咏性情。抅腐者病其佛老,轻浮者目爲硁硁。渺毁誉之奚恤,固宠辱而不惊。即形状未也,亦无关乎神明。岂隐几之南郭,抑不下床之君平? 俨乎其若思,淡乎其无营。吁嗟静静兮,谁识吾之廉贞?

  

  文句铿锵跌宕,很能反映作者的生平缓性情。始亨的友人,岭南出名诗人邝露曾点评他:“有文武美材,遭时不偶,託人外以自晦。”可谓至交之言。

  始亨弟薛起蛟亦有文名,学界称爲“小薛”。现在广州越秀山五层楼仍存有他手撰的《重建镇海楼碑记》。起蛟终身淡于功利,悉心治学,对史学尤有心得。康熙二十六年(1687)参加纂修《顺德县誌》,后来又受聘纂修《新会县誌》,两志均获好评。着有《木末山房稿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