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三、一面之缘

发布时间:2019-03-28 20:10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  阳光丝丝融融,倾注而下,微冷温度被西沉的红日慢慢蒸散。隔天黄昏,我和火伴一路説笑,带着新收集的花叶回到静阳庵。

  昨晚的挑灯夜读收到了成效,生僻字现已认得差不多了,一想到此,心境便明丽起来,看着朵朵浮云,都不由好像莲花一般怒放在半空。

  刚进山门,通向建造办的小路上,便传来一阵悄悄的攀谈声。循着声响望去,我看到两位来自藏地的女子,40岁左右的年岁,身穿深红色的藏袍,站立在阳光下。

  她们的脖颈上、手上戴着发旧的暗深色念珠,皮肤乌黑,脸颊光润,透着一股淳檏;裤腿上有着很显眼的没有乾涸的污渍,粘着水和脏泥;一双鞋也布满泥土,掩盖着鞋子鲜亮的顔色。

  因为汉语不太流利,攀谈显得不便利,两位居士显得很着急,不时挥着双手比划着,一瞬间双手合十,一瞬间又指着山顶,做出磕头的动作。铭鼎师站在她们的面前,极认真地听,尽力去弄懂些什麽。

  我的脚步情不自禁地迈到近前,调查着她们的神色。开始,我以爲她们遇到了什麽麻烦事,弄得一身的落魄。

  在时断时续的攀谈中,我才得知,二人是藏地赶来朝山的,目的地是朝拜鷄足山的最高点金顶。因为初来乍到,对山路不熟,她们正在寻求铭鼎师的协助,指明路途。

  一个火伴压低声响凑到我面前,努努嘴:“看见了吗?”

  “嗯?”顺着她的目光,我再次注意到两个居士脏脏的裤腿。

  火伴竪起拇指,“藏地女居士很了不得,磕大头上山的,据説,遇到小水坑也要磕,衣服都湿了。”

  “喔,原来是这样。”心中顿时一震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磕大头的女居士,她二人好像化作出淤泥而不染的纯洁莲花,不由肃然起敬。

  “顺着这条山路朝上走……”铭鼎师描绘起来,一字一句,尽可能地怠慢口气,让她们听懂。

  大约十分钟后,两个人总算弄清了大约路綫,準备要朝山了。

  此时天色已晚,暮霭沉沉,鷄足山行将笼罩在暮色之中。

  稍微核算金顶间隔这裏的旅程,这时动身,抵达金顶时天就黑了,并且,在黑闇的山林中行走不太便利。爲此,铭鼎师主张她们在静阳庵暂住一晚,明早再啓程朝山。

  “咱们今日要上去。”两位居士听懂了意义,却很执着,用力摇摇头,操着僵硬的汉语説,又做着拜佛的动作。

  “假如半途天亮,行走不便利,你们就下来,在这儿住一晚。”见她们心意已决,铭鼎师只能仔细周到地提示。

  二人谢过之后,仓促啓程了。

  时刻转瞬而过,天亮了下来,这件事好像很快被遗忘了。咱们回到房间,持续看《佛説般舟三昧经》,偶然聊聊一天的所见所感。

  论题不觉引进那两位磕大头的藏地居士,

  一个到过西藏的朋友通知我:“藏地的人平常一般都念佛,在拉萨随处可见白叟一手拿着转经筒转经;另一手拿着念珠,在大街走着。”

  这场景对我而言很稀罕。有时机,我倒很想亲自领会这些能牵动人心的镜头。

  接着,她又説起磕大头——

  “据説,磕大头去金顶时,有水坑也有石壁,石壁上也要磕大头,站着磕,做出动作。一路上坑坑坎坎,磕头上去很不简略的,最终分不清衣服上是水仍是汗……”

  她的话让我特别感动,不由联想到黄昏刚刚离去的两个藏地居士。

  正缄默沉静着,忽听门外传来一阵短促的脚步声。没多久,铭鼎师的声响响起来,“别忧虑,我来组织一下。”

 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间隔寮房越来越近,我开门迎出去,又见到那两位来自藏地的居士。她们站在铭鼎师的死后,冲我笑笑。

  “呀,説曹操,曹操就到。”年纪偏小的火伴吐了吐舌头,小声嘀咕。

  铭鼎师简略地叙述了状况:两个人走到一半,天就黑了,一时迷了路,不得不折返回来,明早再朝山。

  “有没有什麽吃的东西?她们快一天没喫饭了,正饿着肚子。”铭鼎师问道。

  “有有,等等!”我和同伴马上行动起来,翻动皮箱寻找着。因为静阳庵过午不食,此时只能挑选一些零食果腹了。

  饼乾、锅巴、糖块和花生……几个人凑了凑,把上山前在路途中买的剩下食物都拿了出来。

  铭鼎师谢过咱们,又转交给两个居士,三人回身脱离了。

  来日清晨,咱们动身时,铭鼎师通知咱们,那两位信徒天没亮就脱离,朝拜金顶去了。

  我的脑中浮现出一幅画面:两个居士爬行在地,用最诚敬的心跪拜大山,向金顶磕头。她们在泥水中络绎,不管尘土席捲,坚毅的目光好像冬季裏隐藏着的一束火焰。

  她们朝拜金顶后的去向,或许咱们不得而知,但从她们的身上,我看到了一种名贵的东西,感动着我,鼓励着我。

  我想起某位哲人説过的一句话:有一种美叫檏素,有一种感动叫忠诚,有一种力气叫崇奉。

  不过是一场相逢,一次邂逅,却让人如此挂念、难忘。